片片梨花輕著露,舞盡春陽姿勢。
無情總被多情繫,好花誰為主,常作簪花計。
人間多少閨門閉,門前落花堆砌。
格窗花影空搖曳,近來傷心事,摧得纖腰細。

他又望向窗外,手直撐在窗花上。此刻方式正午,下面一律橫街窄巷,沒有什麼行人,也是寂寞的。他神情裡有一種茫然,聲音裡有,向寧靜說:「我有病,會早死。」這句話,她聽了悲慟欲絕,掩面哭起來。爽然像以往一般攬緊她的肩,拍她哄她別哭,聲音再度靜靜響起:「或許,一個人,要死了後,才能真的得到寧靜。」

~摘自 停車暫借問-趙寧靜傳奇~

Photo:manonmoon99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nonmoon99 的頭像
manonmoon99

心是一畝田

manonmoon9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